返回

凤策长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天启公主
    上京城外十里

    夜幕中,宽阔的穆兰河在静谧的月光下蜿蜒流过。河水流淌时细微的哗哗声让夜晚显得更加的宁静安详,远处还依稀有着灯火的光芒。一个中年男子正蹲在河边撩起河水洗手,突然宁静的河面传来响动,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是下面冲出来一般。

    男子一惊,忍不住扶上了腰间的腰刀。

    一个黑影从水下破水而出,是…一个人?

    男子愣了一愣,水里出现在一个稚嫩的少女。看上去仿佛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一头湿漉漉的黑发贴着脸颊披散着,发尾散乱在湖水中。少女的容貌极是美丽,虽然脸色苍白而消瘦,却已经难掩绝色之姿。小小年纪眉宇间已经有了几分冰霜之色,更让人觉得惊艳无比。如此诡异的出现在河水中,让人想起了北晋传说中的水妖。

    “你…你是南人?!”男人看清了少女的容貌,惊道。很快,脸上又染上了几分色欲,伸出手对少女笑道:“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如此美丽的南人,你是哪家的逃奴?虽然小了点儿…跟我回去吧。我会让你做我的第七个侧室。”

    少女神色平静地望着对自己伸出手的男人,冷清的眼眸里带着一丝迷茫,仿佛男人说了什么她难以理解的话一般。但是,这一点迷茫也只是刹那间的事情,下一刻,清冷的眼底多了几许杀气。少女抬头仰望着居高临下的男人,慢慢伸出了自己被河水冲洗的白皙的小手。

    见状,男子心中顿时一喜,伸手抓住少女就将她拉了上来。虽然在北晋,南人地位低贱与奴隶无异,但是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貊族人罢了并没有什么权势。家里除了正室是北晋人,还有五个妾室都是南人,说是妾室不如说是女奴。在北晋,貊族人强抢南人女奴并不犯法。那些女奴容貌都粗陋不堪,哪里有眼前的少女万分之一的美貌?如此绝色…若是献给上面的官老爷,说不定还能换个官儿来当当呢。

    将少女拉了上岸,看着她因为湿透了而贴在身上的衣裳,男人眼神火热。正要将少女拉进自己怀中上下其手,却见那少女脸上绽出一抹天真的笑意,两只白皙的小手伸手抚上了他的脖子。

    男子大喜,想要凑上去却在下一刻猛地睁大了眼睛。

    少女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恢复了原本的冰冷。男人大睁着眼睛的头无力的垂下,已经没有了生机。少女冷笑一声,取过男人腰间的腰刀和钱袋,将不远处的几块石头塞进男人宽大的衣服里扎紧,随手一推扑通一声轻响,男人无声地沉入了水底。

    做完这些,少女拿起地上的腰刀和钱袋,离开了河边,片刻后消失在了夜幕中。

    夜色下,静谧的河水依然在原野上静静流淌。月光照在河面上,泛起粼粼波光。

    直到找到一处隐蔽的山洞进去,楚凌方才松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纤细的小手和柔弱的小身板,忍不住无奈地苦笑。自从青狐那花痴把自己睡成植物人了…白狐那妞儿总说她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了,但是狐狸窝里没人相信。楚凌现在却有些相信了,她现在,不就是真的…去了另一个世界么?

    不过,就算青狐那家伙真的到了另一个世界,肯定也不会比她更加倒霉吧?

    自从青狐那妞不在…穿越了,狐狸窝里就一团乱,几乎分崩离析。之后蓝狐和银狐也失踪了,不久前白狐找到她,然后她们接二连三地遇到莫名其妙地非科学的攻击。白狐为了救她受了重伤。从来都是狐狸窝的顶梁柱的血狐如何能忍受自己成为战友的累赘?但是她不得不承认比起白狐她确实不擅长应付那些诡异的事情。记得她曾跟白狐开玩笑:与其留下来给她拖后腿,还不如她也穿了说不定能找找那三只狐狸。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醒过来就变成了这个营养不良的瘦小萝莉。

    脖子上有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脖子上挂着用一根红绳串起的两个玉坠。看起来非常眼熟,那是当初白狐送给她们的护身符,狐狸窝人手一个。但是,为什么青狐那货的会挂在她的脖子上?难道青狐真的也在这个时空?

    楚凌一只手握住两块玉佩,仿佛在汲取玉佩上的温暖。等找到青狐,一定要狠狠的嘲笑她。这世上居然有睡觉把自己睡死的二货!浑身无力地躺在山洞里,楚凌抬手拍了一下脑门。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有空担心那群混蛋,还不如想想自己呢。

    不得不说…这真不是一个好时候。

    她现在的身份非常的尊贵,天启皇朝二公主,不久前大公主没了,所以她是唯一的公主。

    她现在的身份也非常的悲催,天启皇朝被貊族人赶到了南方,整个中原地区都被貊族人占据了并建立了北晋国。当年天启南迁的时候,许多皇室宗室权贵女眷都被貊族所虏。而她,天启皇朝二公主楚拂衣,年方十三,她和自己的母亲姐姐被北晋人俘虏的时候只有三岁。这将近十年来都住在上京的浣衣院,如果不是她身份还算特殊,又有姐姐拼死保护的话,一个孩子在那种地方根本活不下来。就像是她的祖母,母亲,亲姐姐,以及诸多的堂姐们一样。

    翻看完脑海中那些凌乱的记忆,楚凌也只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