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策长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9、来迟了!
    云翼得到消息,谢廷泽就躲在小城二十里外的一座山上。只是云翼无论如何也不肯告诉楚凌到底是谁告诉他的消息,楚凌也就不强人所难了。不过看云翼的模样,想必这人也是他相当信任而且身份敏感的人了。毕竟云翼这小子有时候还是挺多疑的。楚凌有些怀疑是君无欢,不过既然云翼不肯说那便罢了。

    两人兵分两路出了城,在约好的地方汇合之后便一路往云翼所说的地方赶去。二十里路并不算远,但是对于两个没有马体力也一般的人来说,却着实有些费劲。所以,当两人赶到的时候,那地方已经被北晋的兵马围起来了。

    两人蹲在不远处的荆棘丛中,云翼的脸色很是难看,“我们来晚了!”

    不远处的山脚下,几个伤痕累累的人正护着一个须发花白的老者与北晋人对峙。站在北晋人最前面的便是那位俊美英挺的陵川县马百里轻鸿。这个时代的语言尚未融会贯通,楚凌解读那老者的唇语着实有些吃力,只能看出那老者是在骂百里轻鸿。百里轻鸿背对着她们,自然是看不见也听不见了。不过只看他的举止,对那老者似乎还颇有几分敬意,举止十分恭敬。

    “百里轻鸿!”老者蓦地怒吼一声,声音又小了下去。楚凌认真分辨,那老者说的是,“老夫…宁愿从没教过你!”

    说完这话,老者抽过身边的人随身的佩刀就要往自己脖子上抹去。楚凌身边的云翼紧紧抓住了身边的荆棘,手指染血犹不自知。

    却见一直恭敬地站着的百里轻鸿突然抬手朝着老者手中的刀柄上轻轻拍了过去,老者手中的刀往前一送,险险地错过了他的脖子只在肩膀上留下了一道伤痕。然后百里轻鸿又说了什么,老者愤怒的神色顿时僵住,苍老的容颜染上了深刻的悲哀和无力。握刀的手也颓然无力地放了下去,那一刻楚凌觉得他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

    “放…他们走,老夫跟你回去交差。”老者道。

    片刻后,百里轻鸿微微点了下头。

    因为老者的妥协,百里轻鸿很快带着北晋的兵马押着老者走了。只留下了那几个愤怒不甘的人徒然望着大军离开的方向。他们再如何不甘也无可奈何,区区几个人力是无法对抗北晋源源不断的精锐兵马的。老将军妥协,未尝不是为了他们的性命着想。

    “我们走吧。”云翼咬牙,狠声道。

    楚凌目光一动也不动,低声问道:“去哪儿?”

    “跟着百里轻鸿!”云翼道:“我倒要看看,他还能做什么!”

    楚凌按住了云翼,低声道:“等等。”

    云翼皱眉,看向楚凌。楚凌指了指不远处的山脚下,“你看。”

    一群黑衣人悄然无声地出现在了山脚下,将那几个人围了起来。显然,百里轻鸿说话并不作数。或许是担心谢老将军当场自尽,百里惊鸿答应了放过这些人。但是北晋人又怎么会真的放过这些意图和北晋对抗的中原人?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两路人马很快就打了起来,只是敌众我寡那几个天启人很快就落了下方,被人渐渐逼近到了一处。

    “大哥,你快走!”

    “走什么走?要死一起死,现在还能走到哪儿去!”说话的中年男子三十四五模样,身形高大左脸上有一条狰狞的疤痕。他一把推开想要挡在自己跟前的女子,以自身迎上敌人砍来的刀的同时,也将自己手中的刀刺向了对方的心口。

    嗖!

    一道凌厉的风声破空而至,跟前的貊族男子手中的刀依然高高举起,脸上的神色依然狰狞。但是刀却迟迟没有落下。

    一支短箭从背后射入了他的身体,鲜血源源不断地从他口中滑落。

    突如其来的冷箭惊动了貊族人,几个黑衣人立刻向羽箭射来的方向望去。

    嗖!

    又是一声箭响,又一个人倒地。

    中年男子回过神来,厉声吼道:“看什么?!杀!”

    停顿了片刻的厮杀重新响起,伴随着的是不停从暗处射来的冷箭。

    对方显然目标精准,箭出从不落空。而且方位缥缈难定,几个想要冲过去抓出放冷箭的人的貊族人都死在了路上。

    楚凌靠在一颗大树下不停喘息着,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她手中握着一把弩,但是身边的箭囊却已经空了。虽然短箭比长箭更便于携带,但是为了不引起貊族人的注意她身边也没带多少箭矢。而且…这样不停移动放箭实在是太消耗体力了,她现在的身体到这会儿也已经是极限了。不过幸好…那边山脚下也没有几个人了。凭那几个人的身手,已经能够自己解决。

    云翼站在一边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眼前委顿在树下喘息的女孩,他知道这个叫阿凌的丫头不简单。但是却没有到她竟然如此厉害,一出手就杀了几个貊族人丝毫没有初次杀人的惊恐和慌张。还有她的射术,如此精准的射术绝不是打靶子就能够练出来的。

    她到底是什么人?

    楚凌看着云翼,小声道:“我没力气了,马上带我离开这里。”

    云翼看了一眼不远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