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策长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不服,拔刀!
    等到山脚下的几个人解决了黑衣人赶过去的时候,山林中已经空无一人。只有隐约留下的一些痕迹让人知道确实有人趁机在这里帮助过他们。

    “大哥,是什么人救了咱们?”年轻女子有些好奇地道。如果不是那突如其来的短箭,只怕他们早就撑不住了,更不用说之后的反杀。中年男子沉声道:“如今虽然是貊族人当权,但是心怀热血的天启人也不少。”

    年轻女子点点头,有些遗憾地道:“可惜竟然没能认识恩公。”

    中年男子道:“将那些黑衣人身上的短箭部带走,北晋人用弩的人很少,别给恩公惹麻烦。”

    “是,大哥。”女子点点头,转身招呼人过去办事了。他们时间也不多,要尽快离开这里。

    等到一行人离开,云翼和楚凌站在远远地地方看着那已经空无一人只留下一地尸体的地方。云翼道:“现在你放心了吧?”云翼有些不高兴,他觉得那些人为了谢老将军出生入死,都是难得的侠肝义胆,这丫头却对他们还不放心。真是…疑心病重!

    楚凌微微扬眉,道:“咱们也快走吧。”

    云翼道:“不用我背你了?”

    楚凌笑了笑,“缓过来了,回去打听打听你的谢老将军怎么样了呗。”

    云翼愣了下,低声嘟哝道:“什么我的谢老将军!谢老将军一直坚持不懈抵抗貊族人,是天启人人心所向的希望。若不是百里轻鸿那叛徒……”

    楚凌摇了摇头也不理他,快步朝着小城的方向走去。

    两人回到城中不久就传来了城戒严的消息,不过城中的北晋人显然也并不认为杀了自己人的那些中原人会自投罗网跑到城里来,所以城中并没有大肆搜查。只是街道上巡逻的士兵多了不少,殴打南人奴隶的人也更多了一些。显然是那些高傲的貊族人将自己同胞被杀害的愤怒发泄在了无力反抗的奴隶身上。

    楚凌蜷缩在闹事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不远处的人们高谈阔论。这片地方似乎带着一种诡异的气氛,明明是中原人比较多,但是所有的中原人都表情麻木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或者卑微的低下头不敢言语。反倒是身为少数人的貊族人,坐在那里高谈阔论,睥睨风云。

    这真特么是个不正常的世界。楚凌在心中暗想。

    不远处,一个正喝着酒地貊族男人突然道:“也不知道那些天启的小白脸有什么好,上面竟然那般重视。”

    坐在他对面的人嘿嘿笑道:“还有什么,长得好看呗。你说话可小心点,那可是陵川县主的男人,听说陵川县主可彪悍得很。”

    男人不屑地嗤笑一声道:“不就是一个怕死投降的软蛋孬种么?大爷会怕他?”

    他身边的人摇摇头,道:“你喝多了。”虽然他们确实看不起那个陵川县主养着的小白脸,但是那毕竟是陵川县主的丈夫,明王殿下的女婿。他们这些普通的小兵,哪儿得罪得起啊。

    那男子确实有些醉醺醺了,心中的不满似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都是那个小白脸,若不是他非要留下那几个逆贼,咱们貊族的勇士怎么会被几个南人杀了?!”旁边的男子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知道你兄弟也在里面,不过那姓百里的抓住了那个老头子,上头只怕是要赏他,咱们又有什么办法?”

    男子狠狠地道:“等陵川县主厌弃了那小白脸,老子一定要……”

    厌弃?陵川县主跟百里轻鸿成婚都快十年了,听说感情好着呢。否则也不可能让他出来领兵办事。

    “一定要如何?”一个有些冷淡的声音从几人身后传来。

    楚凌微微挑眉,看着从不远处漫步而来的百里轻鸿。这几个人坐在光天化日之下高谈阔论,百里轻鸿显然是听见了。

    之前只是在街上匆匆看了几眼,这会儿离得近了楚凌倒是将百里轻鸿看得更清楚了一些。

    百里轻鸿今年应该有二十七八了,正是一个男子最风华正茂的时候。他穿着一身银灰色锦衣,虽然低调却也难掩贵族的奢华。俊美不凡的容颜上眉飞入鬓,一双冷眸恍若寒星。这样一个冷淡贵气的男子,楚凌确实很难想象当年那个年少成名的天启少年名将的风采。

    不由得,将他拿来跟前几日刚见过的君无欢做了对比。就容貌而论,君无欢应当更甚一筹。但是君无欢身体虚弱,脸色苍白,虽然不至于羸弱,但是以楚凌的审美却着实更中意眼前的峻冷男子的。没办法,血狐大大万千美男如过眼云烟,但就是对那些冰山型的禁欲系被人没什么抵抗力啊。越是冰山她就越想要撩。不过眼前这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血狐大大对美男子的人品也是有要求的。说不定哪天她还要跟这个美男子刀剑相向呢。

    楚凌想入非非的片刻,百里轻鸿已经几步走到了那几个大放厥词的人跟前。他的步伐不疾不徐,却让人莫名地感觉到一股压力。

    几个貊族男子显然也感受到了这股压力,立刻都跟着站了起来。那个喝醉了的男子甚至不由自主地将手按上了腰间的腰刀。百里轻鸿仿佛没有看到他的动作一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