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策长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1、拓跋胤
    街边上一片寂静。

    那醉汉已经涨红了脸,显然他还醉的不够狠。还知道自己跟百里轻鸿动手,无论输赢都没有什么好处。输了,一个貊族勇士竟然打不过陵川县主养的小白脸,以后还怎么见人?赢了,难保这小白脸会不会以势压人,或者找陵川县主和明王撑腰。更何况,他们还是听说过百里轻鸿的来历的。早在十年前,百里轻鸿是天启有名的将领。

    百里轻鸿仿佛没看到对方的犹豫和尴尬。只是淡淡道:“不敢?”

    “谁说不敢!”那醉汉最后的理智消失在了百里轻鸿轻蔑的眼眸中。怒吼一声,在众人的惊呼中拔出了腰间的腰刀朝着百里轻鸿砍了过去。百里轻鸿却没有动手,他只是微微一侧身刀锋从他面门劈了下去,他左肩微微向前一撞,那醉汉的手臂就被撞地往另一边偏去。然后百里轻鸿抬脚,毫不费力地将人踹出了几丈远,撞到了街边的墙上又滚落了下来。楚凌垂首,目光却依然落在正好落在她跟前不远处的醉汉。

    那人皱了皱眉,一口血从口中喷了出来。原本手中的腰刀也落到了一边地上。

    他还没来得及抬起头来,一双穿着银灰色长靴的脚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百里轻鸿居高临下地看着手下败将,“废物。”

    醉汉蓦地睁大了大眼睛,怒瞪着眼前的年轻人。

    旁边的人看的也是心惊胆寒,见状连忙上前来赔礼道歉,又劝说着百里轻鸿息怒。神色倒是比方才恭顺了几分。貊族人崇尚勇士,虽然百里轻鸿投降的事情以及如今的身份让他们看不起,但是他确实比他们强大,只是这一点上他们是没有资格看不起他的。

    如果百里轻鸿杀了这人,他们其实也没什么法子。

    百里轻鸿显然并不是来杀人的,只是淡漠地看了几个壮汉一眼便转身走了。走到不远处街边的一个摊子坐下来,吃早饭!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原本热闹的街头上变得安静了许多。无论是北晋人还是天启人都不由自主离的百里轻鸿远远地。百里轻鸿显然也不在意这个,独自一人坐下等自己叫的东西上来之后便安静地吃了起来。

    毕竟是世家子弟出身,即便是身处北晋将近十年,他举手投足间依然带着一股恍若天成的优雅。

    楚凌默默回想着方才百里轻鸿的出手的动作,如果是曾经的血狐应该能跟百里轻鸿拼个旗鼓相当,甚至真打起来死的应该是百里轻鸿。但是现在…有些遗憾地看看自己豆芽菜一般纤弱的小身板,楚凌无奈地在心中叹了口气。

    楚凌正准备起身回去,还没来得及起来的瞬间又重新窝了回去。

    她看到一个人,一个她记忆深刻但其实素未谋面的人。

    街道的尽头,一个穿着暗金色锦衣的青年男子带着人快步走了过来。比起中原人习惯的宽袍博带,北晋人的皮革短衣,更衬出来人的精悍。

    那人看起来仿佛有二十五六的模样,比起百里轻鸿和君无欢,肤色多了几分阳光的麦色。五官深邃坚毅,带着北晋人特意的野性和狂傲。

    远远地他便看到了百里轻鸿,于是习惯性地皱了皱眉。

    百里轻鸿自然也看到了他,却没有说什么甚至连用膳的动作都没有停下。

    那人穿过众人走到百里轻鸿跟前,扬眉道:“真是巧了,竟然在此处见到陵川妹夫。”

    看似寻常的打招呼,却夹着尖锐的羞辱。这是清楚明白的将百里轻鸿当成了陵川县主的附属品了。

    百里轻鸿神色自若,抬眼淡淡道:“没想到,沈王殿下也会来这种小地方。”

    楚凌心中深吸了一口气,没错,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北晋四皇子,沈王……拓跋胤。当年皇室女眷刚被俘虏的时候,待遇并没有现在这么差。至少楚拂衣和楚卿衣的待遇还不算差。她们毕竟是天启帝仅有的血脉。北晋人原本是计划用他们问天启帝讨要一些好处的。可惜北元人显然算错了,天启跟北晋不一样,女儿是不值钱的,哪怕是公主也一样。更何况,皇后太后都被俘虏了,公主又能怎么样?

    等到北晋人发现用两个公主根本换不来任何好处的时候,楚拂衣的处境就可想而知了。

    七年前,楚拂衣被送到了四皇子府做侍妾。大约三四年前,是楚拂衣最得宠的时候,才年方八岁的楚卿衣却在浣衣苑艰难度日。楚拂衣心疼妹妹,求了四皇子将妹妹带进了四皇子府。不过楚拂衣一直将妹妹藏得好好地,虽然楚卿衣在四皇子府住了两年,见过四皇子的次数却屈指可数。再两年,楚拂衣失宠楚卿衣被送回浣衣苑。然后是半年前,楚拂衣也被赶回了浣衣苑。

    楚凌不太确定,拓跋胤会不会认出她。毕竟这世上过目不忘的人虽然少见,却未必没有。

    拓跋胤轻哼一声,眉宇间带着几乎阴郁。

    “听说陵川县马抓住了谢廷泽?恭喜啊。父皇知道了,必定会十分高兴的。明王想必也会高兴。”拓跋胤嘲讽地道。

    百里轻鸿淡淡扫了他一眼并不说话。

    拓跋胤嗤笑一声道:“不用担心,本王不是来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